Andy教練從初踏入學習兩性相處,直到交往心路歷程分享文。

※ Andy為過往萊恩教練之學員,現已有滿意的女友,並以助人在關係中找到不同的可能性為願景。

  漫漫長路的起點都得從5年前第一次被女生狠狠打槍開始說起,那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不像自己,面對心儀的異性心態匱乏、死纏爛打、內外不一致、肢體語言羸弱、自信不足,其實面對不僅異性,甚至是身邊的人,我時常沒有同理到別人的感受,往往無意之間便將身邊人越推越遠,我感覺的到,但是無能為力,因為我太過重視別人對我的看法,導致我在人際關係裡的狀態往往是索求居多,付出過少。若要說真的有啥拿得出來的優點,大概就是頭上那顆聰明的大腦,大腦是人類最重要的資產,卻在我人生前21個年頭對我撒了最大的謊 — 你能成為知識的巨人,但是卻是行動的侏儒。

  在第一次追求失敗後,我心態變得更加匱乏,當時的感覺就像一面被敲碎的鏡子,怎樣也拼湊不出原來的模樣,原來在自己喜歡的女生面前我也可以這麼狼狽,為了抵抗黑洞般的需求感,我把自己埋進了書堆裡,讓知識大量流動,稍稍撫平內在蠢蠢欲動的狀態,但匱乏不會因此終結,只是被壓抑在心底深處,面對它是早晚的事。有次突然腦袋突然閃過一個念頭「不知道圖書館有沒有教人怎樣把妹的書?」,我承認當時有這個想法其實是很想笑自己的,追求女生要看書學?以當時的見識大概也只會讓我想到這種方法,於是便偷偷去圖書館入手鄭匡宇以前寫的《搭訕聖經》《脫離好人幫》《正妹心理學》等書一一研讀,這是我第一次得以窺探高手在面對兩性相處時的心態以及做法,但當時我唸完後沒有真的照書上去實戰體會過,社會制約對我的影響實在太大了,懼怕旁人的眼光、在意對方的反應,更重要的是我不喜歡當時的自己,內心自我批判讓我躑躅不前,但是「搭訕」這兩字卻深刻地烙印在腦海裡,因為它是跟行動最相關的詞彙,也是我後來踏上改變之路的第一步。

  上了研究所後,我依然活得很自我,正確來說是我還沒有真的用心去體會周遭人的情緒,日復一日地埋首在成堆的研究文獻和實驗上,我更加遠離人群了,個性也變得更加極端,習慣一針見血地批判他人的做法,當時的處事價值觀就好比只有0和1的選項,容不下半點的誤差,逾越半點都讓我想引發戰火,所以也無形間和身邊不少人有過衝突,lab同儕、學弟妹、博士班學長,甚至是指導教授,看來不只是與異性的相處,原來我連跟一般人相處的能力都有待加強,欠缺同理且處事尖銳,絲毫不留半點情面。

  有天我被教授叫進辦公室,劈頭問
  教授: Andy,你為什麼都沒來實驗室做事?
  我:-我事情在其他地方就做好了,而且lab那群人我看到不是在打遊戲不然就是上Youtube,既然是這樣,我幹嘛浪費時間混在那種地方,妳怎麼不花點時間去看你的學生都在幹些什麼?
  教授: ……

  這大概是印象所及頭一遭和老闆對槓的畫面,性格上的稜角過於鮮明,反而讓周遭的人對我難以親近,老闆在很長時間過後跟我提醒在個性上我可能需要磨合的地方,念一頁書或許有別人十頁的體會,但是人際關係的薄弱卻也相對凸顯,多去欣賞別人的優點,少點批判。我接受了這段評論,卻也不知從何做起,便擱置到我離開校園後。

  光景流轉,穿上迷彩衣的同時,不用再煩惱眼前的文獻沒念完,也不需要糾結實驗結果是否滿意,我有了大把的時間檢視自我,坐在板凳上,腦袋開始倒帶重複播放所有與人互動的片段,我才發覺其實更早以前已經有人提點過我了,只是我不自覺,「如果當初別這樣說,是不是衝突能避免?」、「如果那時換成這樣做的話,我們的關係就不是這樣了?」、「如果…?」,太多的假設問句從腦中漫溢出來,伴隨著遲來的悔恨無止盡地流瀉,百感交集,又讓我重新想到當初那個狠狠拒絕我的女孩,以人為鏡,可以明得失,所有遇到的人都會反映出你真實的樣貌,只是我不曾好好正視自己,沒有對自己的關係善盡責任。每晚休息時間除了唸英文外,就是抱著卡內基《人性的弱點》反覆研讀,反覆思量過往生活的橋段,我才開始發覺以前我太喜歡爭辯,經常沒有體會他人的感受話就先衝了出去,分出對錯,卻輸了關係,很多錯誤到當時才逐項被我挖掘出來,或許時間還不算晚,這段與世隔絕的日子反倒成了明心見性的轉捩點,實戰的體會緊接在脫下戎服後一年多的時空裡。

[街頭搭訕 – 剝離物化的自我]

  退伍後,負笈北上求職,很幸運地第一份工作剛好坐落在西門町商圈附近,憑藉地利之便,我開始想要實踐以前街搭的想法,起步時有點不得其門而入,大腦中時常會出現抗拒的聲音,「我這樣會不會很怪?」、「靠!我覺得她會拒絕我」、「等狀態好點再來試試吧?」,明明只是上前認識一個女生,手腳卻好像被釘住一樣難以前進,數度我都有放棄行動的想法出現。當時Catch版上AMESSAGE的搭訕文章很多,很多內容我忘了,但是「保持真實」、「感受情緒」這幾個字卻時常在行動時冒出來,初期會想學PUA會使用慣例和吸引女生,但我發現其實我學不來,因為那真的太不像我,導致外在行為整個變的很怪異,反而隱藏當下我想要認識眼前這位異性的想法,所以後續我持續要求自己開場必須簡潔了當,想認識就說要認識,不要有太多餘的動作,初期雖然持續一段快一個月被拒絕的時間,但是心裡的踏實感會慢慢出現,因為我沒有欺騙自己內心的渴望,這段旅程也開始邂逅以往不曾有機會遇見的人,美容師、網紅、小模、金融業務、櫃姐、醫檢師等,即便穿搭還很矬,肢體語言還不到位,有時會聊到不知要講啥,每天2-3位的搭訕練習讓我覺得願意行動比毫無作為更有機會,第一次的外顯結果出來時我真的超開心,當天晚上我實在找不到覺得不錯的對象可以搭訕時,突然眼前出現一個還不錯的妹子,心一橫就繞到她面前,這再不搭今天就空手而回了!

  我: 嗨,剛剛後面看到妳,覺得還滿有氣質的,想認識妳
  她: ! (後退2步),你剛剛說什麼? (原來我聲音有點小…)
  我: 我剛剛說,我覺得妳還滿有氣質的,想認識妳
  她: 好啊,不過妳在這幹嘛?
  我: 我在練習搭訕 (靠杯我講這幹嘛!?)
  她: 哈哈不錯ㄟ妳還滿勇敢的
  … (開始長達5分多鐘的聊天要號)

  原來一聊之下才知道她是保險業務,街頭開發也做過,所以可以知道我的處境,後續也很順利地約出來吃了3次飯,成了我的朋友之一,同時期也在因緣際會下出現搭訕戰友@Tony,開始擴大往後好幾個月練習的場域和對象,從原本的西門町開始蔓延到校園、捷運、百貨、東區等,對象也開始擴散到美國、中國、馬來西亞、日本、俄羅斯、香港、丹麥等等。這段期間一連去聽了各式不同的講座,了解各家在追求異性上所提出論點和實際做法有哪些差異,從最基本的展示面、網聊、情緒交流、心態建立,接觸的越多也開始察覺到自己的不足,像是搭訕時女生說我穿搭不到她的及格分數,有時網聊會暴露需求感、生活圈沒建立,單純透過大量搭訕認識女生,或是約會時會把自己搞得像機器一樣為作而作,沒有同理到對方的感受就爆掉。感謝過去所有和我擦肩而過的異性,他們讓我發現自己的變化,也反映我實際需要補強的地方,很多問題是後見之明,實際走過才會發現癥結點,承認自己就是一個普通人,用最平凡的方式去努力。

[約會人生 – 只要你肯出門,就不會浪費時間]

  我不太記得去年是何時進到酷男群組的,只知道Catch版上有徵台北兄弟會成員,會互相揪活動參加認識女生,剛好可以彌補我生活圈建立的部分,初期我確實不太知道要怎樣下手,連很多針對相處的討論也開拓我另一層見解,像是直接邀約、成熟作法、調情層次等等都是我在其他講座或是文章上不太容易看到的,也因此我得以比較不同團體對於異性相處的思維與實際做法,從中找出真正適合自己的方式努力。這段時期開始參與萊恩的成熟講座,和群組的聚會,找尋比較適合自己的活動長期經營,從成熟課程我開始發現相處的秘密和自己最深層的不足,為何做同樣的舉動,有些人被歸類為好人或蒼蠅,有些人則會被視為潛在可能發展對象; 為何有人聊天題材永遠像滔滔江水連綿不絕,有人明明學富五車聊起來卻似乾涸的枯井索然無味。心態與行為不一致的下場就是你不說對方也絕對會收到,而這正是我最確切想要解決的議題之一,於是我開始學著用最直接誠懇的態度對異性做邀約,放掉太多餘的邀約技巧並改善展示面,初期對這種改變確實有點抗拒,內心總會想去做一些推拉測試或升溫動作,不過一切終究回歸到自我,對方容易因為你本質有多好被你吸引,而不會因為你技巧用多棒就愛上你,從活動參與裡面去修正自己的眼神、肢體語言和聊天方式,由每一次和女生約會的過程中察覺行為和心態上哪一部分是抗拒的,再持續修正,這對我而言才是根本的磨練方式。

  在某次米邱的講堂上提到了自我揭露的概念,透過分享自身比較私密的想法或感覺讓對方參與你的內心世界,拉近彼此的關係,這部分我思索了一陣子,畢竟平時我也不會隨意透漏太深層的思維,或許這是長期下來養成的自我保護模式,一時要修正便不得章法,但這卻是我能否實際接納自己的關鍵,誠懇袒露自己想法的同時也是接納活生生的本我,這是一體兩面同時並存的概念,卻鮮少有人可以發現,因為這是一致性引發的關鍵,也是魅力的泉源。同一時期,相同的概念也在PSONY的講座裡被提及,於是我在講座結束後詢問了他這個問題,有哪些方法可以在互動的過程中,把自己私密的想法給包裝起來?不過又再次被P大給醍醐灌頂了一次,如果刻意包裝,真實性就會被掩蓋,關係就無法推進,你必須能承擔被拒絕的風險,倘若刻意修飾,背後其實會包覆著匱乏的元素,換言之你有所求,非真誠地與他人交流。我持續在腦中咀嚼著這層涵義,彷彿又重新替自己開了另一扇窗,這也讓我回過頭去檢視以前剛開始練搭訕的狀態,才開始頓悟以前在各個文章上提及保留真實的概念,除了意圖真實外後續相處也得保持真實,這樣外在行動與內在成長才可以相輔相成,最後吸引到對應你質感的對象,而搭訕不過是自我揭露最表層的捷徑,它尚未走到核心。

  在參與過多次群組講座和聚會後,重心逐漸由搭訕往活動參與和約會靠近,改善了展示面和接觸異性資源的圈子,每個月至少會有3個約會對象,從緣圈、tinder、O2,或Swing Dance的場合,情況和以前搭訕時期相比起來約會數量穩定許多,也開始遇到形形色色的相處問題,像是一約會結束就百般打槍、搭肩沒抵抗卻回去後才抱怨、價值觀差異過大、照騙等,原來可以約會不算什麼,彼此能不能異中求同?互相是否吸引?不論是外在或內在價值能否契合更加重要。我也開始不意外為何女生覺得適合對象不好尋覓,因為我們自己下去親身試驗的結果就是很難,除了門票提升也需要透過大量接觸才有機會,即便真的遇到了也可能因為不預期的外在或個人因素無法前進,但這也說明了我的狀態是持續往上走的,才有能力碰觸到這類問題。

[人要衣裝 – 大家都喜愛美好的事物]

  如果人帥真好,何不試著把自己變帥? 從決定開始要改變的起點,有別於一般先從外在改變的路徑,我選擇先從自己的心理調整上著手,因為以往和異性相處的經驗太少,所以就算穿的再人模人樣,相處行為上也會破綻百出,在鍛鍊前期,我總是穿著非常隨興,甚至可以說是品味滿差的服裝和異性搭訕甚至約會,所以也曾被搭訕對象說我的穿著不到及格標準,衣櫃裡的最高等級衣物永遠是那件紅色格紋襯衫和黑色寬鬆卡其褲,留著很一般的旁分頭髮,戴著不合臉型的方框眼鏡,路人隨便一看都可以猜出這人一定是工程師。關於穿搭,我以前的觀念非常狹隘,受限於金錢價值觀限制,很少真的花錢去打理自己的外在,後期想要改變卻總是不得其門而入,直到某天看到群組上有人在討論髮型改造才開始決定跨出第一步,先從頭髮改造開始著手,由原先的旁分頭變成俐落的油頭,讓毛髮開始呼吸,即便穿搭品味還需要時間改善,不過有一就有二,一切都會像滾雪球般,行動出現後續效應便隨之而來,透過版上的討論資源我找了Howard協助我搭配一套自己的戰服,第一次上街採購其實開了很大的眼界,原來穿著上有許多細節需要注意,風格的搭配、顏色調和、身型比例或衣物材質挑選保養都是我以往不曾碰觸過的議題,也幫助我完成最後一塊的改造拼圖,在第一次大型聯誼時獲得高分妹的青睞順利約會,爾後開始自己閱讀穿搭書籍培養對服飾的品味,每月定期會撥出部分預算上街買衣服鞋子,透過這個過程也開始和異性聊穿搭話題,對著路人穿著品頭論足,也試著將穿搭成果帶到生活中,工作的同事都覺得我是一位非常奇特的工程師,可以居家可以宅更可以帥,風格多變,在聚會裡也開始被錯認為業務,當我說我是位工程師時,看到對方眼睛瞪大會有股說不出的成就感,改變了自己也塑造了反差。以前總會耳濡目染些奇怪的觀念,覺得腦袋有料比較重要,不要太去在意外在的打扮,但很多同齡的異性其實很早就開始學著妝點自己,外在優勢容易讓她們吸引到可挑選的對象,換位思考男性又何嘗不是如此,而且我發現男生改變穿搭的效果是可以超越女生的,因為男生帥的不見得要是那張臉,而是整體層次感,在台灣對男性穿搭風氣不是那麼普遍的地方無疑地是利多,如果你本來就腦袋有料,聊天也能夠自然相處,再改善穿著就會直接加乘你對異性的吸引力,花若芬芳,蝴蝶自來,在很多場合都很難成為邊緣人。

[海納百川 – 所有的差肩而過都是天賜機緣]

  走過搭訕的洗禮,大量約會活動的實戰乃至於穿搭的改變,每每停下腳步回頭一望便覺得自己走了好長一段路,但是始終不容易遇見足夠彼此吸引的對象,即便開始能在聯誼場合中得到幾次約會,價值觀的衝擊總會把你拉回現實,而隨著約會次數累積,懷疑人生的念頭也如影隨形,明明自己的狀態是往上走的,但是約會後續卻時常船過水無痕,剛開始覺得不錯的對象,也會因為彼此熟悉後而離去,原來吸引這件事沒有我想像中的容易,它不是你單純用檢查表列條件檢核就可以完成這麼簡單,奠基在彼此狀態都有到達基本社交水準上,更多時候它只是兩人對彼此的感覺,所以我也很少真的去列太多無謂的條件,只求真的遇到時我能夠適時把握住,但凡事總有出人意表者。

  在初期練搭訕時我曾在香港要了一位要離職同事的fb,當時我們也不熟,我剛進公司她就要離開了,不過她氣質和外型都是很吸引我的類型,憑著剛練搭訕的憨膽就主動跟她要了fb,很幸運地她沒拒絕,不過也知道他當時是有男友的狀態,所以也不太會多想,只會偶爾有一搭沒一搭的聊,後續也互加了IG,才有機會更深入了解她的生活,香港女生對自己的能力有股很難以言喻的自信,但又不像中國式的誇耀,這是我在台灣不容易遇到的類型,也是我很欣賞的特質之一,「你很吸引人,相信會有不少男生會喜歡你」是我曾給她的讚美,在知道她和前男友分手後我才有機會切入她的感情價值觀,從一來一回的訊息裡我發現其他她也和多數女生一樣,不喜歡因為有男友就被束縛住,而他以前的男友則是在交往前很有自己的生活,交往後卻把重心放在她身上,讓她感到壓力,最後受不了才提出分手,這也一直提醒我要著重在自己的生活提升,交往是因為希望在愛裡獲得自由,而不是作繭自縛。

  後來她來台灣玩,開啟了我和她的第一次約會時光,當時我的狀態和初次遇到她時相比變化已經很大,不論眼神肢體語言和穿搭都已經跟當初搭訕時不可同日而語,她也讓我第一次發現,原來約會真的是可以不需要多話的,安靜可以是種氛圍,卻不會有不自然的感覺,從接她下機到送她去機場前的短短3天,我們分享彼此的家庭、童年、感情觀、以及以前喜歡的對象等等,這種相處感覺真的是以往約會對象難以給出的體驗,也徹底顛覆我對自己的看法,原來我是有能力跟高分的女生相處的,但是後續我還是沒有繼續推進,算是遺珠之憾,感謝她在我生命的一部分留下了美好的一筆。

  到了非常後期,雖然還是會持續參加各種聯誼活動認識女生,我的心態卻起了變化,以前是為了找尋適合對象而約會,但是後來我領悟,不論你的分數提升的再高,如果總是抱著找女友的心態面對任何的潛在對象,那都會讓你不開心,甚至覺得疲累,真正要做的是真誠面對身邊的每一個人,站在他們的角度去欣賞彼此的特質,感謝我們都曾在對方的生命裡駐足,並邁步持續探索自己的人生。解開這層桎梏後,打從心裡逐漸出現一股飽滿的感覺,這跟以前那種匱乏的吞噬感截然不同,明明是同一個人,可是內在狀態的差異卻扭轉我對很多事情的觀點,出門聚會是為了自己快樂,享受與友人分享生活的點滴; 跑活動是為了自己快樂,享受和陌生人的交流; 宅在家念書是為了自己快樂,享受知識在腦中流動的感覺; 做很多事都是為了照顧自己的感受,並非要去迎合某某價值或框架云云,這才是真正的自私,放下執著便獲得滿足,捨則是得。

[本質提升的觸角 – 異性、生活、事業]

  一路改變下來我不只重新塑造自己的樣貌,順勢有了滿意的關係,此外我也開始發現其他的化學反應,周遭的人比以前更願意與自己分享價值,老闆也願意聽我的建議讓我參與部分管理事務,生活圈的擴張也開始讓我思考另一層自我實現的可能,倘若我不是工程師,那我還可以是什麼樣子? 從了解異性的過程我察覺面對未知可以更加感受自己深層的力量,但是要引出來就必須讓自己去邂逅更多的人,走過更多的地方,念過更多的書,參與更多的事務。感謝這一路上曾經陪我一起搭訕、跑活動、搞聯誼的夥伴們,或許你只是剛起步跌跌撞撞,或許你還陷在相處瓶頸裡猶豫不決,或許你也已經進入另一段關係了,我衷心祝福各位能夠從我分享的一點足跡裡找到一些啟發,你從來就不會是一個人,總有人在世界的另一頭跟你經歷著相同的心境,並突破重重障礙,be real.

Andy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